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少年素质教育报》简介 基本信息 《少年素质教育报》创刊于1998年6月,由河北出版传媒集团主管,河北阅读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出版,面向全国公开发行。《少年素质教育报-教研版》在近年里,为全国中小学教师以及基础教育工作者提供了一个教学研究交流与教研成果发布的广阔平台。《少年素质教育报-教研版》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13-0065,邮发代号:17-192。 报刊职能 《少年素质...>>更多

高等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关于学术自治与学术自由
信息来源:《少年素质教育报》官方网站 发表时间: 2018-6-22 阅读数:106

 关于学术自治与学术自由

学术自治是大学独享的特权。它源于西欧中世纪大学,历经几百年,仍被认为是处理大学与政府和社会关系应遵循的一个重要准则。一般来说,在美国,大学的质量与大学所享受的学术自治程度呈正相关,也就是说一流大学比其他高等教育机构享有更多的自治。这是因为大学是追求真理和传授高深学问的地方,只有学者才能真正理解如何最好地获取和传授这些学问,真正理解这些学问的内容及复杂性。“学习和研究的错综复杂性和不可预见性要求高度的自由,不受外界的干预与控制,高校才能有效地运转。”(Altbach, 1998)因此,大学与政府和其他社会机构应达成谅解,以维护自身的学术自治地位。

美国为了确保大学的自治地位,在大学与政府之间建立了一些中介机构,作为大学与政府之间的减压阀和润滑剂。例如,美国大学联合会(AAU)由美国几十所一流大学组成,会员们研究自己面对的共同问题,维护一流大学的学术标准,捍卫大学的学术自治。可以说,这类组织既具有中介组织的性质,又是大学的自律组织。此外还有一些大学或学科的质量评估和认证组织,由这些中介机构开展评价或认证,既可以作到公平、公正和公开,又可以保证大学自治地位不受伤害,同时还可使政府更超脱和免受压力。也许还可以把美国大学的董事会或管理理事会看作具有中介性质的机构。董事会在法律上拥有大学,对外代表大学的利益,同时由于其成员中有相当数量来自学术界以外,对于大学来讲它又代表了外部世界,这样就可以从组织上避免外部世界对于大学的直接干预。

世界一流大学有学术自治的悠久传统,得到它们所在社会的认同,有法律的保障,有中介组织的支持。而发展中国家的大学由于历史的原因,缺少学术自治的传统,政府又急功近利仅把大学作为实现国家目标的工具,因此这一观念得不到广泛的理解,法律也不完备,亦缺少组织保障。发展中国家的政府须要给大学以自己管理和做出内部决策的自治权,与此相关的是给教师以极高程度的学术自由。

学术自治与学术自由是两个密切相关但又包含不同内涵的概念,社会和政府保护、尊重大学的自治,肯定可以为教师创造比较自由的空间,但是并不能使教师自动享有学术自由。学术自由是“‘学者不受雇佣他们的院校的控制与限制,进行科研、教学和出版的权利’。没有学术自由,大学就不能履行其主要职能之一:成为新思想(包括那些可能不受欢迎的新思想)的催化剂和庇护所。……学术自由承认学者确定自己的探究领域和以自己的方式追求真理的权利。学术自由可以为提高高校质量以及整个高等教育制度的质量做出重大贡献,但是它既需要在高校内部得到理解和尊重,也需要高校的上级部门的理解与尊重。”(The 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The World Bank, 2000)美国斯坦福大学前校长卡斯帕尔把斯坦福大学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一个公开的秘诀归于大学始终把学术自由作为“不可或缺的灵魂”。

美国基于对学术自由的认识,建立了“终身聘用制”和教师投诉听证制等制度,从制度上保证了教师享有学术自由。而在发展中国家,尚缺乏对“学术自由”这一概念的必要理解与尊重,更缺少制度的保障。当然,我们还必须指出,不存在绝对的学术自治和学术自由。大学必须为社会服务,满足社会通过政府所表达出的要求。大学“保持自我管理的最佳道路是出色的成绩——自治的代价就是永恒的自律”。强调学术自治与学术自由有可能造成高等教育的无序状况,但是从一定意义上说,“高等教育的力量和优势植根于无序”(Altbach, 1994)。

三、 关于民主管理

360 百度